清华大学在为中国西部贫困地区做什么

记者 刘冬梅

 

建设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促进人的全面发展。
扶贫先扶智。
只有让大多数人受益的教育培训才是真正的教育培训,只有让大多数人受益的继续教育才是真正的继续教育。

身为一名一直生活在都市和经济发达地区的中国公民,您可能难以想象在风景秀丽的云贵高原,在物产丰富的西部边陲,仍会书写着贫困。但当您了解了清华大学教育扶贫工程之后,您会感到转变观念对摆脱贫困有多么重要,西部对知识有多么渴望和清华大学奉献了什么,清华人收获了什么。


魏 涛

这位衣食无忧,身高一米七几的小伙子,曾经认为吃不了的饭菜有时倒掉也很正常,每天睡觉前冲个澡是良好的卫生习惯。然而,自从因清华大学教育扶贫工程而长年奔走在中国贫困地区,亲眼目睹和亲身体验了贫困地区老百姓的生活状况和落后的思想观念,魏涛现在不仅什么都吃,而且每次吃饭都不好意思剩一点儿东西,还养成了节约用水的好习惯:“现在虽然经过国家每年几百个亿的投入,已经基本上解决了贫困地区的温饱问题,但是还有一些地区相当贫困,有的地方没有水,有的地方没有电。看到他们贫困的现状,特别是落后的思想观念,恨不能把那儿的孩子都领养回来,作为清华大学的一名工作人员,真希望能通过清华大学教育扶贫工程,彻底转变贫困地区落后的想法,使他们从根本上摆脱贫困。”


信息时代的知识传播与扶贫


对于用部分庚子赔款退款建立起来的清华大学来说,从她诞生之日起,就注定要与国家和民族同呼吸、共命运。九十多年来,清华人一向以国家需求为己任,在人才培养、科技创新和服务社会方面迈着自己坚实的步子。2002年,为了探索适合我国国情和终身学习需要的继续教育运作模式,服务于国家创建学习型社会的需求,清华大学决定将继续教育学院在管理体制上进行转轨:内部实行企业化管理,以更好地服务于社会。

创新需要有体制的支撑,更离不开领导层的正确决策。国家提出了西部大开发战略,清华大学应当尽怎样的职责?从内蒙古贫困地区走出来的清华大学自己培养的本科和硕士、香港科技大学博士、清华大学材料系博士生导师、继续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康飞宇教授首先想到了贫困地区:经过党和政府二十年来的努力,贫困地区的温饱问题已经基本得到解决,但人们兜里还是没有钱。如何使解决了温饱的人们不返贫?如何使东西部地区共同走向富裕?如何利用清华大学丰富的教育教学资源帮助贫困地区彻底摆脱贫困?

2003年,在学院刚刚转轨仅一年,各方面尚需要经费发展的情况下,为实践清华大学服务社会的办学宗旨,康飞宇与他的同仁们一道,依托本校在全国率先开展的现代远程教育平台,在全国开展了教育扶贫工程,率先免费把“虚拟大学”办到了中国最贫困地区,掀开了中国扶贫史上新的一页。

清华大学教育扶贫项目从一开始就得到清华大学领导的支持和鼓励,认为实施教育扶贫工程有非常有意义,希望继续教育学院以务实的态度做好这项利国利民的公益事业。2004年9月10日至9月11日,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希教授,率领清华大学专家亲临迪庆州,考察清华大学在该县建立的教育扶贫现代远程教学站。“清华大学直接参与“西部人才工程——先锋计划”,这是清华大学落实中央西部大开发战略和党中央国务院人才工作会议精神的具体措施。清华大学是一所得到国家重点支持的学校。我们认为清华大学除了要不断提高自己的学术水平和培养好学生以外,很重要的是要承担国家一些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任务,在这样一些具有重大意义的战略任务中发挥作用、作贡献。我们知道,开发西部、振兴东北老工业区、科教兴国、人才强国,这些都是党中央、国务院极为关注的具有战略意义的事情,清华大学应该积极参与,义不容辞。”陈希书记的讲话向贫困地区传达了清华大学教育扶贫的理念。

清华大学实施教育扶贫项目的消息一传出,立即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和支持。

“目前我国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有592个,作为国家重点扶植的高校,清华大学应当发挥自己的优势,为配合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为国家的振兴和全民族的共同富裕尽一份力量。”康飞宇的这番话,道出了清华人的心里话。

“只有让大多数人受益的教育培训才是真正的培训,只有让大多数人受益的继续教育才是真正的继续教育。”他们本着这样的教育扶贫理念,开始了教育扶贫的历程。

知己知彼,才能有的放矢。素来以“求真、务实”为工作理念的清华人即使是在免费为中国的贫困地区做事,他们也没有搞“花拳绣腿”,而是从调研入手,实地考察了一个又一个贫困县,深入了解贫困地区对教育资源的需求,以及是否初步具备了应用现代信息技术和掌握现代信息技术的人才。从2002年初到现在,他们的足迹遍布祖国的大江南北,已经考察了北到内蒙,西到青海,南到广西、云南、贵

州等70多个国家级贫困县。根据部分西部贫困地区已经具备基本的应用现代信息技术这一现实,以及当地人民渴望教育,渴望知识改变命运,希望走和中东部共同富裕道路的愿望。清华大学计划从2003年起,在3年内选择100个以西部为主的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无偿帮助他们建立清华大学教育扶贫现代远程教学站,5年内通过卫星与网络无偿输送适合贫困地区干部、中小学师生和农民需要的现代教育资源,点燃贫困地区彻底摆脱贫困的火种,满足那里干部和群众的需求。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已经走过的两年教育扶贫之路并不漫长,然而却在清华人的心中留下了许多难以忘怀的记忆。一些贫困地区的独特景色和他们贫困状况之间的巨大落差,清华教育扶贫实践小分队的观感,使他们做出了这样的抉择: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康飞宇教授说:“中国贫困地区的贫困实际上是农民的贫困。从长远来看,提高农民收入关键靠两点:一靠通过发展农村教育不断提高农民素质,二靠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农民素质提高了,就能够学习和运用现代农业科技,加快农业发展;就能够摆脱对土地的依赖,从第一产业中走出来,在第二和第三产业中谋求发展,实现真正富裕。贫困地区要从根本上摆脱贫困走向小康,就必须广泛开展对农民的实用技术培训,通过教育扶贫,实现‘教促富'、‘富促教'的良性循环。”

然而,调查的情况表明,提高现代生产率和加快经济发展的关键因素是人的观念。事实上,有些贫困地区缺少的并不是资源,而是改变贫困状况的观念。

“给钱给物并不能真正解决贫困,只有教育才是使贫困地区人民转变思想观念,从根本上改变贫困状况的唯一途径。”那种“当农民学外语有啥用?”的理念,是不可能脱贫致富的,必须探索全面优化农村教育结构,提升农村教育层次,并真正取得实效的新理念、新模式,以实用为本,全面实施教育扶贫工程,从根本上改善农村地区的人力资源结构,培养“留得住,用得上”的应用型人才。


希望从这里升起,智慧在这里延伸


为了让传播的知识“落地”,清华人一方面把各地承办清华大学扶贫项目的管理者和技术人员请到清华大学进行培训,教他们如何使用和维护设备,如何通过卫星接收清华大学输送给他们的教育资源。另一方面,通过清华大学窗口,收集国内外适合贫困地区的教学资源。同时,加强对教学工作站的管理,创办教育扶贫网站。结合清华大学教育扶贫项目实践开展教育扶贫研究。

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扶贫办公室黄丽主任说:“清华大学远程教育部跟这些地区没有隶属关系,因此必须有好的机制来保障。做好教学站的管理工作,才能可持续做好这项工作,才能在贫困地区发挥教育扶贫的作用。”

    

由于贫困地区大都交通不便利,用魏涛的话说:“贵州看上去山青水秀,但是种不出粮食来。地无三晌平,天无三日晴。村里分地,不是论亩,而是论块,一块草帽地可以种一棵玉米。从贵阳到瞳仁地区,直线距离是400多公里,在北方有四五个小时就到了,但在那里需要十个小时。”为了加强管理,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建立了一整套管理制度,每个教学站都选了一个信息员作为清华大学教学信息站的一个桥梁,清华大学免费为他们建立了一个信箱,每天同清华大学教育扶贫办公室联系。同时制定了鼓励信息员的制度,举办教学站评比活动,通过各种手段和教学站加强沟通。

为了检验清华大学教育扶贫项目实施效果,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资助清华大学团委派出了30名大学生,分别到六个教学站进行社会实践活动,了解参加清华大学教育扶贫学习的干部,中小学师生和没有参加这些活动的人群之间的变化以及他们的需求;了解中国的社会现状。在助力清华人进一步做好教育扶贫工程的同时,也给清华学子了解中国民情,了解中国农民的现状,激发他们为国奉献的激情提供了一个实践的平台。

当地的一些政府,通过清华人的教育扶贫培训,已经认识到教育扶贫对当地发展的重要性。为了进一步开拓贫困地区干部的眼界,激发干部热爱家乡、建设家乡的激情,清华大学在香港蒋震慈善基金和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的支持下,将委派70名贫困地区主管工业的干部,到香港去进行为期7天的培训。

清华人所倡导的这一利国利民的教育扶贫工程,已经吸引了倾心公益事业的爱心人士的极大关注和参与。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胡东成教授曾亲自带队赴香港宣传教育扶贫项目,争取香港同胞的支持,受到香港同胞的热烈响应。目前该项目已经得到香港地区的捐助。清华大学教育扶贫项目将作为香港清华教育基金的一个子项目,在香港进行全面的融资活动,争取更多的爱心赞助,使捐赠款在贫困地区发挥最大效力。清华大学教育扶贫工程为香港同胞搭建了向西部贫困奉献爱心的平台。

康飞宇说:“这个工程目前已经被国家所采用,得到许多关注中国西部贫困地区教育事业的人士的关注,在国际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要真正做到可持续发展,还需要来自社会和国家的进一步投入。清华大学只是一个火种,要想把贫困地区照亮,还需要全社会往里添柴。”


为了贫困地区彻底摆脱贫


奉献和牺牲也许真的是一对“孪生姊妹”。清华人在教育扶贫的过程中,所付出的其实远远超出了他们最初的想象。贫困地区落后的观念、啤酒瓶爆炸、泥石流、连续十八个“Z”字型的路……

“在实施清华大学教育扶贫项目的过程中,最难的不是亲临贫困地区进行考察和深入生活,而是通过教育扶贫项目,让贫困地区的老百姓充分认识到知识能够改变贫困命运的观念,以及作为精英教育的清华大学如何开发、制作、整合适合贫困地区需求的教育资源,使清华大学传播的知识满足贫困地区的需要,在贫困地区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起到促进作用,使学习的行为融入到贫困地区老百姓的生活中,让老百姓发自内心自觉地学习知识。” 黄丽说,那种靠天吃饭、学习以拿文凭为目的以及让学习不如给钱的想法,仍然主导贫困地区一些人的观念。

对于长期进行清华大学教育扶贫工程的员工来说,这不仅是一项非常艰苦而繁琐的工作,语言不通,饮食不习惯,交通不便利,居住条件差……做扶贫项目的老师每次出差都瘦很多,而且是一项在出差的过程中随时都面临着危险的工作。有一次,魏涛在高原地区一个餐馆吃饭的时候,身后的啤酒瓶子爆炸,把后背崩开了1厘米深的大口子,在当地卫生站缝了5针。清华大学远程教育中心吴庚生教授曾3次亲临贫困地区进行卫星设备的安装和调试工作,一次在汽车里度过了四天四夜,一次由于饮食不习惯诱发了急性胆囊炎,住院20天……

中央电视台的王英迪导演随同清华大学教育扶贫办公室的老师去甘肃省定西地区考察,亲眼目睹了清华大学从事的教育扶贫事业后,深有感触地说,“清华大学实实在在是在为国家着想,帮国家做事。清华大学这种默默为国家承担的义举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清华人这种不计较得失,不计较名利,实实在在为扶贫地区做事的行动正带动更多的机构和个人参与教育扶贫事业。

世界银行学院多次利用清华大学远程教育中心直播室为教育扶贫现代远程教学站的干部、乡镇企业和农民企业家组织短期讲座,特别是“改善投资环境,为扶贫服务”的讲座受到贫困地区的热烈欢迎。

香港的一些大学和有识之士也纷纷参与到清华大学的教育扶贫工程中来。一些外校中小学教师和师范院校的中小学教师得知清华大学教育扶贫工程之后,都愿意在远程的教育平台上培训贫困地区的师生。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把他们在优生优育方面的教育资源无偿地提供给清华。劳动部将与清华继教人共同开发一些适合贫困地区农转非技能的一些课程。

一些清华教师也表示愿意无偿支持贫困地区的工作。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吴贵生教授、环境工程系郝吉明教授,亲临迪庆州,克服强烈的高原缺氧反应,为当地400多名干部免费授课,得到贫困地区的赞许。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清华大学教育扶贫工程,在受益的贫困地区收到了良好的反响。内蒙奈曼旗教学站在感谢信中说,“没有想到清华大学输送了‘3+X'高考辅导这么好的课程培训,不仅解决了当地师资不足,而且解决了高考信息落后这样一个大问题。”让北京名师名校的老师给他们免费讲课,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

清华大学教育扶贫现代远程丰都县教学站学员李雪莲说,经过学习,我深深地感到:使学员无论工作多忙都能“按时就餐”,既可“全面摄取”,又能“细嚼慢咽”的学习安排,合理的课程设置,不仅开阔了我的学术视野,增强了我跟踪学术前沿的意识,了解了青少年发展的规律,而且使我进一步更新了教育观念,完善了知识结构。

为了把好事做实,贯彻落实清华大学“真扶贫,扶真贫”的扶贫理念,清华大学教育扶贫现代远程甘肃省岷县教学站还专门成立了“清华大学教育扶贫现代远程教学站领导小组”,并下发了《关于清华大学教育扶贫远程岷县站培训实施方案》,从制度上保证这项工作的顺利实施。他们说,清华大学教育扶贫工程“在我县运作近一年来,深受社会各界好评:一是为干部、职工业务能力和素质的提高提供了支持;二是提高了学员的学习热情,扩大了社会影响,产生了较好的社会效益。”

目前,该工程经过对70个贫困县的认真考察,已分两批建立清华大学教育扶贫现代远程教学站49个,通过卫星直播和光盘等形式输送了针对贫困县各级政府干部的提升干部领导力培训课程、乡镇基层干部执政能力提升培训课程、企业管理培训课程、司法干部培训课程、教育经济与管理培训课程,针对小型企业家企业管理,针对农民的法律知识、农业实用技术培训和针对中小学教师的英语和计算机应用培训课程和北京名校名师名课高考“3+X”辅导课程等,已经培训学员一万多名。

2004年初,清华大学承担了教育部下发的《构建我国终生教育体系的理论与实践》项目,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教育扶贫现代远程教学站已经成为该项目的示范工程。清华大学的专家学者正以教育扶贫项目为案例,从理论到实践,深入研究可持续开展清华大学教育扶贫项目理论依据,研究如何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将这些知识辐射到乡村的每一个角落,研究我国学习型社会的建立,特别是中国9亿农民参与的学习型社会的建设,为政府制定相应的政策提供参考。

正是由于认真落实教育服务于社会的宗旨和无私奉献,清华大学在无偿帮助贫困地区构建了基于现代信息技术共享优质教育资源的信息通路,实现着信息时代的知识传播与扶贫的理念。